我叫戴令诺,人人都叫我大柠乐!21岁, 家里除了有一对和蔼可亲的父母外还有一个小我5岁, 活泼可爱、聪明得来又有少许笨拙的妹妹她叫戴佩盈, 而我现在就读于xyz大学2年级医科系,成绩普普通通, 也算过得去。 时间已经是可以晒死人的夏天,而大清早扰人清梦的蝉鸣就一直刺进我的耳里, 弄得我没觉好睡因为太吵的关系,我只好无奈的坐起来抓抓头, 看看时间刚好是8点多,该时候吃早餐了。 因为今天是公众假期,所以大学没有课要上。 但由于天气太过炎热了,再加上父母又不肯让我开冷气, 我只穿着一件背心和一条短裤来乘凉。 刚走到客厅,就看到妹妹抱起双腿坐在沙发上, 双眼凝视电视看得她一副全神贯注的表情,就觉得奇怪了, 8时到底有什么电视好看呢?新闻?抑或是广告?最令我惊讶的??还是她只穿了一件宽松的休闲T恤 我想她一定没穿短裤吧!连白晰的大腿露在我眼前了。 管她的,她有她的看,而我也有我的看,我随手拿起放在电视机前的杂志, 此时我双目不经觉地瞄到了妹妹的内裤。 察觉到我不轨视缐的妹妹,立即放下双腿, 然后不悦的说: 「看什么看啊!」看她一早就板着脸地骂我, 我也跟着不顺气了: 「喂又不是我有意去看的, 根本是你自己露出来不能全怪别人吧。 」被我这一骂,妹妹心知说不羸我,便怒气冲冲地回到房子里头, 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而我也感到极度不满,一大早就拿我当出气袋, 根本没把我当哥哥看待比着平时的她不会这样子的, 今天到底怎么了?随便弄个早餐吃完后我便上房换了衣服到外边透透气 降降我的山林大火。 可是,外边将近30度的气温要如何降服我这把火呢?所以, 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个好主意,就是回家洗一个冷水澡!一回到家, 我二话不说就立即脱下那件已经满身是汗的衣衫走向浴室 当我来到浴室门前我犹豫的停了下来,因为里面传出来的花洒水声告诉我正有人在使用浴室中。 「是佩盈在用吗?」我这样想着,可是单靠凭空想像终究得不出答案, 倒不如亲自探讨一下哪来的何方妖孽胆敢使用本家的浴室!因为这只妖孽竟然连洗澡也忘关把门关好 留了一道足以一眼关七的缝隙所以我只好利用这个好机会看看到底是何方妖孽。 也许是我明知故犯吧,家里除了妹妹外,父母都已经上班去了, 还有谁会用浴室?但只要我一想到今早妹妹的内裤时 就突然一阵心血来潮难耐心中的渴望。 我静静的靠到门缝边往浴室内偷窥,不错,里面的人是妹妹, 她不算高也只有163CM左右,在花洒的沐浴下, 一头湿润亮丽的长发披散在肩上纤细白嫩的肌肤显得更加格外晶莹剔透, 眼前这个美人真的是我的妹妹吗?我不由得开始怀疑起来。 说真的,我妹妹的胸部不算太大,大概有B罩杯吧, 看它那粉红的乳头与弧缐的外型就知道还有可以再发肯的空间。 我算了算手指,15岁的她居然已有能与成熟女性所匹敌的胴体, 这算是上天的恩赐?抑或是等待谁的拥有呢?这时我只是定晴直流着口水 妹妹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春光乍泄还一副自在的表情在冲洗着各个部位, 不知不觉间我的手已经开始不规矩的伸进裤子里套弄起肉棒来。 就是因为看得太入神、套弄得太过激情了,我居然连自己把浴室门推开了一大半也浑然不知, 直到妹妹吃惊的眼神与我接触时我才勐然醒觉。 就是因为看得太入神、套弄得太过激情了,我居然连自己把浴室门推开了一大半也浑然不知, 直到妹妹吃惊的眼神与我接触时我才勐然醒觉。 一般情况下, 先来个随传随到的打招唿: 「唷!真巧啊!」「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她连忙用双手掩着胸前, 生怕会被看蚀了似的。 当她的视缐碰触到我翘到高高的帐篷时,我就心知不妙, 因为我的手还停留左裤挡里迟迟未肯出来手握龟头大将军的我因为套弄的累积次数、加上突如其来的情况刺激下, 一不小心就「啊~~」的一声裤挡前已经湿了一片, 妹妹瞠目结舌、呆呆的看着我。 她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了,只是现在的她被我反常的行为吓得呆若木鸡, 连话也没说就拿起浴巾迅速包住身体,然后匆匆地冲出了浴室。 「糟了。 」我心想。 我二话不说跟着她来到客厅,谁不知她拿起电话就打, 感到有股不祥之兆的我问: 「你打给谁?」「还有谁?当然是打给妈了 我要告状!告诉她你性搔扰我!」她像对待陌生人般的眼神很令我傻眼了。 为了阻止她告状,我想也不想就拔腿上前拍开她拿电话的手, 然后把她按在墙上与此同时,因为没有双手固定的关系, 整条浴巾滑在地上而这时在眼前所目赌的景象使我为之一炫!「不要看!」妹妹拼命挣扎着, 可是凭她的手无缚鸡之力又怎能挣脱我九牛二虎之力呢!确实 不近身看还不知道妹妹真的已经长大了,就连我这个哥哥现在也才知道, 盖她还隐瞒了我这么久。 差点就喷鼻血的我,脑内细部开始活性化,冲动战胜了理智, 眼睛不由自主的打量起妹妹全身各个部位粉颈、美乳、纤腰与玉腿, 每个部位都被我饱览无遗当然,她那小穴我也没错过了。 「不要看!不要看!」妹妹因为手不能动弹, 只好勐摇着头示意。 我并没有理会,试问一个健康男人看到一个裸女时会有何反应?更何况在我眼前的是个大美女, 又是我的妹妹想到就更加兴奋!我把持不住心中的慾火, 一个邪恶的念头瞬间在脑海浮现我迅速把妹妹双手单手抓住, 然后不轨的摸着妹妹的臂膀也许妹妹已经意识到我的鬼计了, 她开始死命挣扎说: 「不要!放开我!信不信我告诉妈妈!!」「你要说你尽管说!哼 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只会拿老妈当挡箭牌我才不怕!!」只是被性慾充昏头脑的我怎样也想不到事后结果的严重性, 我只好听从命运继续我的动作没有再往那方面多想, 所谓打铁趁热我想也不想就把妹妹推在地上, 然后压了下去疯狂的吸允她身体每寸幼滑细嫩的肌肤。 「啊啊~~哥,不要~~求求你~~停手~~啊~~我不告诉妈妈了~~拜托~停下来。 」我边舔边说: 「哎呀,死到临头才懂得学乖啊?可惜, 要是早点知错的话说不定还来得及可是你偏偏选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才来跟我认错, 会不会迟了点?现在神仙也难保你啰!」说完 我把舌头移到妹妹的私处。 她立即想要推开我的头,但我死命的靠上前吸吮着、舐舔着。 妹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脸哀求着我说: 「哥~~求求你~~呜呜~~快停下来吧~~我~我不行了~~~啊~」我继续吮舔着, 「啊~~啊~~啊啊~~」与此同时也开始用言语挑逗她: 「不行了?什么不行了?你不告诉我帮不到你啊。 」随着话一说完,妹妹的身体就往上一顶,生硬的颤抖着, 没多久妹妹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便瘫痪在地上, 而我侧继续吸着妹妹因高潮洒脱而出的乳白色爱液 真是有够美味啊。 持续良久,妹妹丝毫不发几声,似乎强忍着我带给她的快感, 只是轻轻的哼出几声来但这反而更挑起我的性慾, 我把自己的脸完全埋入妹妹的乳沟里妹妹见状立刻双手前来护驾, 但始终还是晚了一步: 「可惜啊可恉!」「不要~~哥~~当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唔~~」妹妹口中一直不厌其烦的重覆着这句, 她不烦我都烦了于是我一口就把她一边的乳头含入口中, 妹妹身体即时颤了颤她的手也只能不由自主抱住我的头, 而我的手也没有闲着总共分成五路大军攻占另一座山峰。 「嗯~~唔~啊啊~~哥,不要~~」妹妹哽咽的声音听得我全身发麻, 真是恨不得就想把肉棒插进去她的小穴中!实在难耐了我的兄弟 这次该换你爽爽了吧我停止了对妹妹上半身的进攻, 继而来到下半身的突击我手扶着兄弟对准妹妹早已湿润的小穴, 这时妹妹大喊: 「哥不要,人家月经快来了,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呜呜。 」月经来了?哦~原来妹妹一大早这么火躁就是因为月经快来了。 我也想过要是真的上了妹妹,她怀孕的概率很高, 应该说十成会怀孕可是,现在的我早已被性欲充昏头脑, 一切的担忧已变得微不足道了。 「呜呜~~哥,求求你,等到安全期时我再跟你作吧。 」妹妹早已哭不成声,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实在令我心疼。 「…………………….。 」片刻的自我意识斗争,几经辛苦,理志获得最后胜利, 我掴了自己一巴令头脑冷静了下来我慢慢放开妹妹, 而妹妹看见我狠狠的赏自己一巴亦感到愕然。 老实说,这一巴掌确实打得有够狠,我现在的脸除了一阵刺通外, 还非常磙烫。 「哥……」她伸出小手,似乎想要看看、触摸我的伤势, 但感到羞耻自责的我别过了头回避妹妹的怜惜。 我到底都在干些什么了?连自己的亲妹妹也搞?唉, 开始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了 我低头: 「对不起。 」说完,我一手拿起掉在地上的浴巾,围住妹妹红润的胴体, 遮蔽她重要部位以免我再生色心。 「佩盈,回房间吧。 」事情过了几个星期,妹妹并没有把整件事告诉爸妈, 其实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接受制裁而且对于妹妹为什么要隐藏一事一直耿耿于怀。 一回到家, 妹妹立即向我迎来一个可爱的笑容: 「哥, 回来了?」我嗯了声似乎是我多心了吗?这时, 妹妹慢慢的移近了正准备回房的我 我问: 「怎么了?」她低下头递了封信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