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老妈,有事啊!」拿起电话,我有点不耐烦地说。 「哦……在忙吗儿子?」「没有啊, 刚下班。 怎么啦?」「我想……去你那里玩,可以吗?」妈妈吞吞吐吐道。 「哦,可以啊,几时下来啊?」「就现在吧, 你过来车站接我火车站哈!」「你到了吗, 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真是的。 马上过来!」来到火车站,见到妈妈一个人提着个小包包站在车站出口。 天上下着蒙蒙细雨,已经打湿了妈妈的头发。 「走吧,打车回我那儿。 」我匆匆拉着妈妈上了出租车,直奔我的住处(六百一个月租的单间房子, 有独立厕所和厨房客厅和房间在一起,非常老旧的房子)。 一路上聊天得知: 妈妈是因为和父亲吵了一场架, 刚好又是考完试放暑假倔强的妈妈拿着小包包就踏上了来我这个城市的当天最后一趟火车。 因走得太匆忙,连基本的衣服裤袜都没带。 半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了我的住所。 「你就住这里啊,怎么这么旧啊,好像旁边还没有人住的啊, 整条大街就你住吧?」「是啊这里商业街, 白天热闹到了晚上9点几乎都关门了,你以为租个房子容易啊!」「要不要为母的资助儿子啊, 嘻嘻……」「不用老夫能自力更生,不要看不起大学生, 我现在有工作的。 」「哎哟,还是两层小楼啊。 啊,还有老鼠啊。 怎么衣服又乱丢啊,一大堆的都发臭了!」老妈不停地唠叨着。 「我是这样的啦,你又不是今天才认识我, 赶紧帮我把衣服洗了吧明天都没衣服穿了,现在这身衣服都穿了两天了, 今天还下雨明天肯定不会干啊。 」我懒懒地躺在客厅大铁床上,悠悠地答道。 「好啦,现在就洗,真是怕了你了。 」七月的天气实在闷热,空调又坏了,只能开着个烂风扇使劲吹着, 然后毫不留情地把身上除了内裤其他都脱了扔给了正在洗衣服的妈妈。 正撅着屁股洗衣服的妈妈回头看了一眼只穿内裤的我, 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惊讶 却说道: 「小心感冒了啊, 衣服都不穿也不害臊!」「不好意思啊?不是说我是你身上掉下的肉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当然啦你身上我哪里我没看过啊, 老娘是谁啊你把裤子都脱了也不会怕你!」妈妈仍然倔强, 不肯低头。 「是啦,赶紧洗吧,老妈你的衣服裤子也湿透了, 赶紧洗个澡吧。 免得明天带你去医院哦,您老又不像我那么健康。 」看着湿透的母亲回道。 「也对,这一大堆衣服洗完都深夜了,那我赶紧洗洗吧。 」说罢便关了厕所门洗澡了。 我今年十九,个子一米七二左右,长相还行, 脸蛋很像妈妈。 妈妈十八岁多生的我。 她们那个年代的人结婚都挺早的,都是农村, 也没什么人说闲话。 妈妈常说读书都带着我去的,估计这也是玩笑话。 但做了妈妈都还去读书倒是真的,就因为努力现在才做了个老师, 这在农村是很了不起的工作了。 至于身材,比我矮一点点,和父亲一般高, 乍看起来比父亲还高些身形中等,偏丰满型, 腰却并没有普通农村妇女的那种水桶腰。 屁股挺大,胸部当然也不小了(貌似小说的女主角都是胸大的, 但我妈妈是真的丰满哈),也许是最近一段时间她们学校女老师都在跳广场舞的缘故吧。 「儿子,有毛巾吗?哎呀,我什么衣服都没带啊, 帮我出去买几件衣服给我吧。 」浴室发出妈妈一连串的叫喊声。 「现在都几点啦,要买衣服得跑好远啊, 我去柜子里面看看还有没有我其他衣服吧。 」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找到了两件衣服,一件白色衬衫, 但比较小。 一件比较老旧的T-shirt,还是V字型的, 因为买回来太大了没穿几次就丢箱底了上面还有点黑色的发过霉的东西。 「我这里有两件衣服没有裤子,你看看哪件合适吧, 天亮再帮你去买吧。 」说着把衣服递给了浴室的妈妈,当然是隔着门。 「好吧,内衣我就不换了吧。 这衬衫也太小了吧,扣子都扣不上还那么短。 T-shirt还凑合着。 」妈妈说道过了一会儿,妈妈出了浴室, 脸上有点红晕顺手便拿了浴室门后面的拖把拖起了地, 什么话也没说。 坐在电脑前的我瞄了几眼妈妈,上身穿着我那件大T-shirt, 戴着胸罩却没有穿裤子,两条大白腿露着,宽大的衣服遮住了屁股, 但V字领露出了妈妈大半个胸一条深深的乳沟。 看得我不禁升起了旗子。 气氛很尴尬。 「妈,衣服还还合身吧?」「还行吧, 够宽大的。 」「那么大的衣服都说还行,说明老妈还是挺胖的啊, 哈哈……」「是啦妈妈又老又胖,行了吧?」妈妈有点生气道。 「别生气啊,我说错了,是又漂亮又丰满啦, 对吧!」我赶紧解释。 「狗崽子嘴里吐出象牙了啊!」妈妈继续拖着地, 脸上红晕更多了。 「儿子要是狗崽子,那老妈不就是母……哈哈……」「走开走开, 说了你狗崽子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赶紧起来,我要拖你凳子下面。 」妈妈似笑似生气道。 于是我起身把凳子搬走,妈妈走过来弯下腰背对着我拖着地。 站在妈妈身后的我大吃一惊,妈妈居然没穿内裤, 只穿了上衣弯着腰衣服不够大,以至于背后春光乍泄, 一条肉缝清晰可见周围干干净净,没有体毛, 也并不黑。 看了很多大师级熟女类小说的我只知道这个年纪的女人应该阴部偏黑才对。 此情此景让我实在难以把持,心跳急剧加速, 小弟弟急速膨胀龟头也冲出了内裤的包围,想要一睹面前的芳容, 窥探其内的神秘世界。 「我也去洗个澡啦,好热啊。 」我转身迅速走进了浴室,拿起桶里的冷水往身上一倒, 想让激动的我冷静下来。 这几年来也接触过很多乱伦的小说和电影,总感觉那些只有幻想或者梦里才会发生的事情, 现实生活当中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每次的幻想都让我无比激动。 自从和前女友分手后,对乱伦这个事情越来越沉迷。 在等待了十几分钟,心情终于平复,小弟弟也低下了头, 心情十分复杂。 乱伦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吗,但万一妈妈不是那个意思该如何是好呢?凭着多年的小说读者经验, 决定试探一下妈妈。 于是我壮了壮胆走出了浴室。 「儿子,掉厕所啦?那么久啊。 你这电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没有啊?」妈妈坐在电脑前, 点这电脑里面的东西。 「有啊,只怕老妈不敢看哦,哈哈……」我故意调戏道。 「什么不敢看啊,老娘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 什么风风雨雨没有见过啊!」「好啊别后悔哦!」我走近电脑, 拿开妈妈放在鼠标上的手点着开我熟悉的E盘-国际交流论坛-中日交流-家庭类, 点开了一个叫《母子妊娠教育》的片子放开了颤抖的手, 在妈妈身边坐了下来心里十分担心妈妈会生气地抽我一顿, 并且摔门离开。 或是指着我破口大骂。 「哈,不就放个黄片嘛,有必要藏得那么深嘛, 还教育类妈妈的语文没白教你嘛,哈哈……」妈妈不但没有骂, 没有生气反而一展其开朗的本色,嘲笑了我一番。 我只能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此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一切来得太突然。 于是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母子二人衣衫不整地坐在床上, 欣赏着中日交流乱伦大片。 「唉,你说这是真的吗?亲生母子怎么可能搞在一起呢, 还亲自教儿子那事儿?」妈妈说。 「怎么不可能,青春期或者年轻男子肯定有那方面的欲望, 找不到女朋友又不敢出去嫖,做妈妈的和儿子做这个不挺好的嘛, 外人又不知道又不伤害其他人,万一男孩子把持不住出去强奸什么的那不是更惨吗?再说了, 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对这个事最有兴趣女人也是,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嘛。 都是互相需要,这叫互补了,是吧?」我一连串的回答让妈妈不知如何回答, 果然多年的小说没白看。 「真是的,好像说的很有道理似的……休息啦, 好累了赶了那么久的车过来。 」妈妈好像特意转移话题道。 「好吧,我打地铺吧,老妈睡床上吧。 」我在等待着妈妈的答复。 「少来吧,刚拖了地,怎么睡啊?那么大的床怕什么, 一起睡吧母子的怕什么!」妈妈很大气地说道。 「好吧。 」我心中惊喜万分,赶紧铺好床,关了灯,躺在床上。 街边的路灯灯光照在床头,让关了灯也能看清坐在枕头边的妈妈。 「闭上眼睛,妈妈换衣服!」小时候和妈妈一起睡的时候, 妈妈脱衣服总是叫我转过头或者闭上眼睛当然那时的我很懂事, 很乖从不偷看。 但不知为何每次妈妈都不脱衣服,我睁开眼妈妈还是穿着衣服。 「好!」我爽快答道,算着时间,准备做小时候不敢做的事情。 大概十几秒钟,我睁开眼,把脸侧向妈妈,看到妈妈刚好解开了胸罩, 手上拿着那件大T-shirt胸部真的挺大, 有点下垂乳头并没有发黑或发紫,乳头有点儿突出, 小葡萄一般。 妈妈看到我转过脸来看,并没有生气,拿着手上的衣服震了一下, 也没有马上遮住胸部而是缓缓地套上了衣服。 「难怪啊,妈妈只是脱了里面的内衣嘛, 也不是脱衣服啊!」我壮着胆恶作剧似的说道。 「小鬼头!肯定不脱衣服啊,只是脱了内衣嘛, 哪有睡觉穿着内衣的多累啊。 」妈妈强作镇定道。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老妈还是很丰满的嘛, 没看出来啊。 」「少来,不是又老又胖嘛。 」「哪有啦。 妈,问你个事。 」「说吧,什么事?」妈妈还是坐在床头, 靠在枕头上说道。 「我听外婆还有其他人说我出生后你就去读书了, 所以没吃过你的奶都是喝村里王婶的奶长大的, 对吧?」「也有吃啦只是比较少而已,我那时读书嘛。 」妈妈有点激动地叫道。 「我不信,我看得出来,没有吃。 」我说道。 「怎么看出来啦?」「第一,给小孩子喂了奶的乳头都比较黑。 第二,给小孩喂了奶的都会缩小或者下垂很厉害。 这几点你都没有。 」「小鬼头,你哪只眼看到我没下垂啦, 乳头没有黑那是天生丽质好不好?」「我都忘了吃没吃了 大家都说没有吃过那你现在让我吃一下好不好?」我声音有点颤抖。 「现在哪有奶了,都多久了……」妈妈小声答道。 「妈……」我摇着妈妈的手臂哀求着。 妈妈没有说话,只是把脸侧到了另一边, 不再看我。 深受各位大师文章熏陶的我深深地懂得这其中的奥妙。 于是我赶紧趴在床上,把头稍稍靠近了妈妈的胸部, 右手把妈妈的衣服往上掀开妈妈大乳房便出现在眼前。 为了不让妈妈有机会后退,我赶紧用嘴巴吸住妈妈的乳头, 手抓着另外一个玩弄着。 妈妈没说话,在我含着乳头那一瞬间发出了一声叹息, 脸还是侧着的。 「疼,别咬……」妈妈轻声说道。 「哦,对不起!」「还是像小时候那样爱用咬的。 」我没有回答,尽心地吸着妈妈的乳房, 右手放开了乳房不自觉地往妈妈下体摸,衣服也掉了下来, 盖在我头上。 左手托着妈妈的背,示意往床上躺着,妈妈照做了, 另一只手摸到了一小撮毛上妈妈抖了一下, 我惊喜道: 「原来妈妈没穿内裤!」妈妈突然把我的头和手推开, 把身体转了过去。 说道: 「好了,累了,休息吧!」我不敢强来, 只能默默地躺下心中异常地激动。 没有空调的七月天实在燥热难耐,风扇对着我和妈妈吹也无济于事, 加上刚才的事情更加难以平复。 「锋儿,睡着了吗?」妈妈忽然转过身来, 说道。 「没有呢,好热,睡不着。 」「不是热吧,想其他事情了吧?」「是啊, 在想妈妈呢!」我也不甘示弱。 「有什么好想的,想吃你找你女朋友去嘛!」「没有了, 她比不上妈妈话说你怎么知道我以前有女朋友?」「看你发的空间动态啊, 写得那么伤感 肯定是失恋啦!」妈妈掩口笑道: 「是不是满足不了人家, 甩了你啦!」「怎么可能啊我可是床上小旋风哦, 别小看你儿子!」我辩解道。 「得了吧,还小旋风,肯定是满足不了人家, 哈哈……」「是不是要试试啊?」说着我便翻过身去 吻住了妈妈的嘴舌头撞击着妈妈的齿门,双手很粗鲁地揉着妈妈的双乳。 「儿子……嗯……你之前说的……是真的吗?」「什么真的?」我没明白妈妈说的是什么。 「就是……你对……乱伦的那些看法……」妈妈艰难的从嘴缝里吐出这几个字。 「句句真心!」我压着音量说道话音刚落, 妈妈主动把头抬了起来疯狂地和我拥吻着,我左手抱着妈妈的头, 右手往妈妈的秘密森林探去。 妈妈毛确实不多,但阴部高高鼓起来,阴唇周围都没有毛, 干干净净的洞口有点湿湿的,并不是太多水。 我用中指往里面一钻,才知道其深藏的奥秘, 里面泥泞不堪水很多,都藏在了里面,后来才知道这种屄也算是极品, 阴唇像是蛤蚌一般平时紧紧闭着,一但进入, 里面汪洋一片。 手指插进妈妈屄里玩弄了一下,抽出时带出了很多淫水, 都涂在了阴唇周围非常滑腻。 「妈,我想要!」我说道。 「嗯……」妈妈并没有张口,只是鼻音发出。 「我拿避孕套去!」我激动万分,拿出了床单底的避孕套。 「嗯……」还是一样,鼻音发出。 拿出避孕套,心跳异常快,手都在发抖。 当我拆出避孕套时才发现,刚才硬如钢铁的阴茎已一蹶不振, 软绵绵地垂在眼前。 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的我一时吓呆了。 妈妈轻声问我: 「儿子,怎么了?」此时我已不再说话。 「无能,阳痿」浮现在我眼前。 眼角湿润了,是真的哭了,眼泪慢慢掉落了床上。 妈妈把上衣脱掉,示意我躺在床上,右手穿过我的颈, 把我的头抱在了她胸前 左手拍着我的背道: 「儿子, 没事。 儿子,乖。 儿子别怕。 有妈妈在!」一边说着,一边温柔地拍着我的背。 在妈妈的柔声安慰下,心情已平复了许多, 此时妈妈正裸身抱着同样裸身的儿子。 此情此景,我感觉到阴茎又慢慢恢复了元气, 再一次胀大。 妈妈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 脸上露出微笑。 我赶紧起身,准备再次戴上避孕套。 「不要这个了,不要套。 」妈妈有点羞涩的说道。 我赶紧把妈妈抱在床中间,跪在妈妈张开的双腿中间, 顺势抱住了妈妈。 阴茎摩擦着妈妈的屄,已经干掉的阴唇再次泥泞。 「儿子别急,儿子慢慢来。 」妈妈在我耳边柔声说道,说着便用右手引导着我的阴茎寻找着妈妈的私密洞口。 和女朋友做爱那么多次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动作, 那种温柔和爱难寻其二最爱我的还是妈妈。 「妈妈,我要回家!」「嗯……啊?回什么家?」「回这个家!」我知道妈妈不明白我的意思, 臂部用力一挺阴茎非常顺滑地挺进了妈妈肉穴。 虽然我和以前的女朋友也做过很多次爱,但是和熟女那是完全不同的, 被湿滑的肉壁包裹的快感每次撞击的那种柔软。 很多人都有熟女情节,我就是其中一个。 熟女加上亲情关系,亲情关系中最紧密的母子关系, 这让我更加地激动万分。 妈妈明白了我的意思,主动迎合着,屁股一挺一挺迎接着我的抽插。 我双手握着妈妈的乳房,阴茎一挺一挺地插着妈妈的屄, 交媾处十分泥泞房间里回响着啪啪啪的撞击声。 我挺满意自己阴茎的长度和大小,因为看AV时并不觉得我的差, 甚至比大多数男优都长一些而且还特意量过, 有16厘米左右我前女友也觉得如此。 「妈,儿子回家了,家真好,好温暖!」「嗯……」我双手揉着妈妈的乳房, 乳头已在我的刺激中变得立了起来。 我把双手移到妈妈的屁股两边,挺着阴茎往妈妈屄里疯狂抽插着。 妈妈侧过脸,望着摆在床头柜上在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妈妈搂着我的一张合照, 并且紧闭着双唇鼻子里发出「嗯嗯嗯」的声音。 明明是主动引导着我进入的,此时却又害羞起来了, 女人的世界男人无法理解。 连续快速地抽插了两分多钟,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妈妈的屄里进进出出, 想着自己身下女人的身份阴茎不禁又硬了几分。 「慢点,别急……」妈妈轻声说道,声音小得我几乎听不到。 「妈,我想从后面来。 」「好……」阴茎仍撞击着妈妈的阴部啪啪作响。 妈妈顺从地跪在床上,把硕大的屁股挺了挺, 对着我脸埋在被子里。 我抽出了阴茎,阴茎上面很湿,在街灯光照下看得很清楚, 上面有些白色的液体很滑。 妈妈的阴部更加湿润,阴唇周围满是白色的液体。 妈妈屁股很大,不像我女朋友那样屁股长了些痘痘, 妈妈的屁股很干净白嫩。 因为身高差不多,我从妈妈身后抱着她得屁股, 扶着阴茎很容易的便插了进去,虽然容易却并不是很松, 可能是最近几年和父亲性生活大大减少的缘故。 屁股大和屁股小的区别就在于后入式时, 大的会自动回馈你的撞击有弹性似的往外推, 让抽插变得容易不会很累,有种插不到底的感觉。 小的会有骨头撞击的疼痛感。 这种感觉试过了绝对不会忘记。 我抱着妈妈屁股,尽情地往老家送,再被无情地推出来, 毫不费力。 妈妈并没有什么叫床声,咬着嘴唇,只从鼻子里发出音量尖尖的「嗯嗯嗯」, 只抽插了5分钟乱伦的禁忌感让我们都非常兴奋和刺激, 妈妈的叫声越来越快我也感觉阴茎有点发麻, 我知道快要射了。 于是我赶紧让妈妈再次躺在床上,妈妈张开双腿呈M字型。 ? ?? ?? ?? ?? ?? ?「射里面好不好?」我抱着妈妈的腰部疯狂抽插着。 我习惯射前问射哪里。 「好……」妈妈娇喘道。 「妈妈,妈妈,啊……」随着阴茎一抖一抖, 子子孙孙都灌入了他们奶奶的子宫里。 然后缓缓抽出妈妈阴道里的阴茎,同时带出了一点精液。 过于激动的性交,射完后会非常的累,便顺势趴在了妈妈身上。 妈妈并没有理会将要流出的精液,张开双手抱紧了我。 「妈,我等下还可以再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