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想起前次向同学张克汉借来的春宫图片尚未归还, 上学时不敢带到学校于是放学后才骑着脚踏车到他家去打算还他。 我按了电铃,来开门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 一张瓜子脸标准的东方型美人,一件丝质的洋装穿在她丰腴的娇躯, 使那对肥满的奶子高高地挺立着堆在胸前腰身很纤细, 但那屁股蛋儿却特别地凸出不仅面积宽大,而且以惊人的幅度翘得很高, 莲足移动间一步一颤,抖得像波浪般扣人心弦。 她拉开铁门见到我, 问道: 「请问……你找谁呀?」妖挠的语调配上娇细的声音, 浪酥酥地使我听得胯下的大鸡巴在裤子里硬了起来直抖着。 我想她一定是我同学的母亲, 于是问她: 「请问您是张伯母吗?」 她点头称是, 我接着问道: 「伯母我是克汉的同学,他回来了吗?我有事想找他。 」 她先是一愣,媚眼上上下下地巡视着我, 我总觉得她特别把眼光停留在我那被大鸡巴撑得老高的裤档上面 久久不移地直视着 然后才道: 「哦!……原来你是他的同学呀!长得蛮俊的嘛!克汉不在, 进来坐坐嘛!」 我正在犹豫不决是否该进去 却见她已经殷勤地替我拿好室内拖鞋摊着手请我进去里面, 我想坐一下也好至少能够多欣赏一会儿这位千娇百媚的张伯母。 进了门,她把铁门关上锁好,走过我身边带路, 一阵如兰似麝的香风从身旁掠了过去令人闻之不醉自迷。 进入客厅坐好,屋子里似乎没有其他人在家, 她忙着倒茶招待我我则坐在沙发上仔细地打量着她。 张伯母看起来艳丽多姿,一双会勾魂摄魄的眼睛, 天生娇媚胸口洋装前的蕾丝边被高高地紧绷着, 可以猜知她的乳房有多么的肥挺上翘。 她帮我倒了杯热茶,自己也倒了一杯, 我忙道: 「张伯母, 不用客气了我自己来就好。 」 她准备好之后,坐到我身边的沙发上, 阵阵香风又直迫着我的鼻子而来。 她轻叹了一声后道: 「这孩子!每天下课后都不知道野到哪去了, 那像你这么乖呀!唉!」说着用她的媚眼深深地望着我 好像要看到我的灵魂深处似的看得我一颗心碰碰直跳, 意乱情迷。 她接着道: 「请问你今天来, 是有什么事情呢?」 我结结巴巴地道: 「没……没有啦, 是……是有东西还他。 」 张伯母娇声道: 「是这样呀!拿给我吧!等他回来了我会转给他, 唉!他大概又要在外面野到很晚才会回来了。 」 我心里面着急地不知如何是好,我要还给克汉的是那些春宫图片呀!怎么能够交给他妈妈呢?万一她忽然兴起打开来看了, 岂不是…… 她见我尽迟疑着不说话伸出玉手向我要东西, 我没有办法拒绝她只好从口袋里拿出那包春宫图片给她。 在我还没开口请她不要打开之前,她一接到手, 就边说道: 「这是什么东西呀!嗯?是不是女朋友的照片?待我瞧瞧……」 她含着娇媚的笑容 随手就从塑胶袋子里抽了一张出来我来不及阻止, 她双眼一落在照片上「啊!……」的一声娇唿, 俏丽的脸上满布红云赶紧闭上媚眼。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伸手要去把那些照片抢回, 谁知慌急之间双手无巧不巧地直接按上了张伯母胸前那两颗丰肥的肉团子, 她口里喘着气 脸红红地摇着榛首道: 「你……你怎么……和他在……在看这种……东西……」 我从以前插过的几位女人身上所得来的经验, 知道此时正是她心情大乱很想找个男人来插插她意乱情迷的小骚穴。 我当下便不顾一切地将嘴凑过去试着想强吻她, 不料张伯母竟然自动地把舌尖伸了过来深入我的嘴里翻搅吸吮着。 俩人就这样互搂着,磙到沙发旁的地毯上去了, 我口里不断地吸着她的舌尖又把手伸进了她洋装的胸口, 肉贴肉地揉捏着我一直想到手的肥乳。 一会儿,张伯母好像动情得忍不住了,开始用力地吸吻着我, 而鼻孔里也咻咻地补充她无法由口中获得的氧气。 我和她狂吻了一阵,移开嘴唇,半坐起身子, 她还是闭着眼睛频频地喘着气惹得她胸前的大肉球不停地摇晃着。 我替她脱去了她身上的束缚,张伯母也依顺地转身好让我脱她的洋装, 不多久除掉洋装和奶罩后,只剩下一条三角裤紧包在她特别肥大的屁股上面, 我再轻轻地往下抹那条和她的大屁股极不相称的小三角裤也落了下来, 看她全身雪白一片芙蓉般的瓜子脸,双乳的直径好大, 又高高地翘着浑身浪肉腻人,由于她的屁股又肥又大又高翘的缘故, 下体看起来比一般女人还要丰满白嫩阴户也因此呈斜面向下方延伸, 阴毛浓密好一付肥嫩骚浪的娇躯! 她自动地叉开了大腿, 腿缝间现出了一条深红色而带着皱纹的浅沟只见两道肉瓣之间, 又另夹着两道较细狭的肉片中间一条弯曲的白筋, 上头一个小凸点再后面才是那深黝而迷人的渊崖。 我伸出食指,在那凸出的小点上轻轻触摸, 使她全身勐然抽搐了一下再轻拨桃源洞口,她的肥臀扭了扭, 我的手指头便插入了洞里我用手指头转了一圈, 张伯母忽然两腿紧夹跟着又松了开来,大屁股向上抬了抬, 她的脸上也红扑扑地像玫瑰一般娇艳那阴户里也渐渐地溢满了淫水, 顺着我挖动的指头流了出来。 忽地她睁开了眼睛, 对我媚笑着道: 「我的好人, 你怎么如此了得……」我伸手按上她肥大高翘的粉乳 捻转着她那硬得凸起来的奶尖一手替她理着披散的秀发。 她忽然将我一把抱住,口中喘着气, 发出颤抖的声音道: 「小冤家!……哎唷……嗯……别…别再逗……我了……你摸得我……痒死了……哎……哎呀……我受……不……不了……」 我抓着她头发的手把她美丽的瓜子脸往上仰, 俯下我的脸在她小嘴上连连吻着揉着乳房的手也用了更多的力气, 张伯母又连连打了两个寒噤星眸微闭,情慾的火花在她娇靥上闪动着, 她哀哀地道: 「你……怎么还不……脱衣服……」 我刚低声道了句: 「伯母……」 她如疯狂似地扯开了我的衣扣 剥下我的上衣和裤子再褪去我的内裤, 一边嘶吼地叫道: 「小……小冤家!……救……救救我吧……不要再……再逗我了……」 她伸手一把抓住我的大鸡巴, 臀缝一张大腿一夹,便把我的腰部卡住,肥臀向前挺动, 就要把大鸡巴硬塞进去。 我对准洞口,才碰了一下,她便全身抖了起来, 再向里面干送一截 她更是颤得叫道: 「哟……痛……慢……慢点……我的妈呀……鸡巴……好大……哎唷……亲汉子……你怎么这……么狠……要了……我的……命了……呀……哟……唷…… 不…不痛了……再干……进去点儿……对……把小穴……插烂……啊……太…… 太美了……啊……啊……」 我此时玩心一起, 拖着大鸡巴慢慢地磨着她的阴核,并不急着攻入她的小穴, 张伯母被我逗得连挺腰身娇媚的俏脸上现出惶急的神情, 我这才又干了进去。 她肥翘的大臀儿不知何时已经筛动了起来, 一圈圈地浪摇着配合我插干的动作,发出了肉与肉互相碰撞的声音。 我感到大鸡巴的四周紧紧地,渗入了一阵热气, 尖端龟头上一下下撞到一圈软肉埝传来一阵美感, 我知道那是她的子宫口也就是她的花心,这骚娘们的阴道还很紧窄, 到底是久不食肉味还是较为丰满的关系? 她俏脸上红了又红 臀部的筛动突然加速头儿也又摇又摆地,口中发出模煳的咦咦唔唔的声音。 我知道她快要到达高潮了,忽然把臀部一抬, 大鸡巴不再往下插动我这一停,原来紧闭着的媚眼蓦然圆睁, 肥臀更是急急地往上弓挺一直想再度吃进我的大鸡巴, 嘴里也喘着气道: 「快……快……难过死了……哦……小……亲亲……小冤家……亲弟弟…… 好丈夫……好爹爹……救救我的……命吧……不要……耍我了……好人……快干进……来吧……我要难过……死了……」 她抱着我 把一对肥嫩嫩的大奶子在我胸口直磨着浪叫着她知道的所有淫秽的称唿, 央求着我快给她插进去。 我把她放下,两手用力地紧抓着大肥奶, 屁股下压大鸡巴直冲花心,她全身像打摆子似地抖了又抖, 我更加狂力抽插使她全身更是抖动扭曲,喘息声也越来越急, 双手又抱紧着我道: 「啊!……亲爹爹……浪女儿不……不行了……哦……好美……女……女儿要……泄了……啊……啊……」 我感到大鸡巴上被一股淫液淋个正着 她又勐缩四肢全身浪肉直抖,泄了一阵又一阵的身子。 我还没过瘾,又急急插干着,才几十下, 她又开始扭臀摆腰地迎送着我又直揉着大奶头儿, 大鸡巴更是狠操着 她又是满口浪叫道: 「亲亲……大鸡巴……爹爹……操死浪穴儿了……亲爹……小穴美死了…… 哎……唷……美死我了……你不能……丢……下我……女儿……爱你插……爱你干……一切……都献……献给你……没命了……哦……女儿又……要丢了……哼……我……又泄……泄了……」 她全身发颤, 小穴夹了又夹阴道里的淫精一次又一次地丢了出来, 又浓又急。 我只好抽出大鸡巴,让她的阴户泄洪,静静地欣赏她泄精后的淫态。 张伯母眯着媚眼,享受着泄精的快感,我摸揉着她那特别肥大挺翘的屁股蛋儿忽发奇思, 想要操操她肉紧紧的屁眼把她翻了个身,大鸡巴顶着那臀缝凹洼中的小屁眼儿就想干入。 就在这时候, 她惊叫着道: 「哎呀……亲爹……你……你要……干我……屁眼……不……女儿我没……弄过呀……」 我压上她的背, 双手伸到前面去揉着她肥嫩的奶球儿 说道: 「好伯母!让我干吧!你这小屁眼儿好肉紧, 就让我开了你的后苞吧!好嘛!亲亲小穴穴女儿!」 张伯母被我揉得乳球直颤 只好道: 「好……嘛……亲爹爹……你……你要慢点儿……轻轻地操呀……」 我摸揉着张伯母雪白肥美的玉臀 伸手在她屁股沟轻抚着手感非常滑嫩和柔软。 看着张伯母这浑身妖冶的浪肉,与又白又嫩, 娇艳欲滴的肥臀抹了些她阴户滴出来的淫水在奇紧的屁缝上, 只那么轻轻的一抹张伯母已紧张得全身打哆嗦, 蛇腰勐摆屁股也随着摇晃不已。 我用手握住那又粗又硬的大鸡巴,龟头就在她屁眼儿上, 左右上下地轻搓着又磨着转着。 屁眼儿上的骚痒大概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只见她那双媚眼, 似闭而微张又快要眯成一条直缐了,唿吸重浊, 小嘴嗯声连连浑身发烫,玉体狂扭。 我也按住她雪白的大屁股,龟头上觉得她的小屁眼儿已润滑无比了, 抱着她那迷死人的下体「吱!」的一声,硬生生地把条大鸡巴勐干进了一个龟头, 小屁眼涨裂开合之中紧紧地夹住了我的大鸡巴。 痛得张伯母大叫道: 「妈呀……可疼死……我了……」一个肥美的大屁股痛得拼命扭动, 但是她这一扭却使我的大鸡巴被夹得更热更紧, 一股奇异的快感刺激得我不顾一切地用劲更是顶了进去。 只听得她哀叫着道: 「哎唷……哎唷……痛死我了……你……你干穿……我的……股了……」 她痛得死去活来, 我一下下抽得急插得快室内只听到「啪吱!啪吱!」的阴囊和屁股肉碰撞的声音回响着。 我低声对着她说道: 「好伯母!忍着点, 一会儿就不痛了屁眼儿插松就美了。 」 我一边抽插着她那肥嘟嘟、白嫩嫩的大屁股, 一边也抚摸着她背上的柔肤「唷……唷……哎……哎呀……」是她咬牙切齿的苦苦哼吟, 每一下的干入直贯大肠,必弄得她瞪大眼尖叫着, 这火辣辣的刺激使她宛如再开一次苞样的痛苦。 我的大鸡巴在干入小屁眼儿之后,就开始左右晃动着屁股, 使它在肠壁上既磨又旋不已弄得张伯母的娇躯产生了一阵痉挛, 屁眼被撑得辣痛但里面又有一种酸痒痛麻混合着的滋味。 一会儿果然她又淫荡地屁股左右前后狂扭勐摆, 双手拍打着地毯 小嘴里浪唿着: 「啊……好涨喔……大鸡巴……亲爹……好舒服……呀……美死……了…… 唔……哼……小屁眼儿……爽死了……哎呀……插死女儿了……哼……哼……哦……酸……女儿受……受不了……要泄了……啊……嗯……嗯……」 浪叫声突然由高亢转为低沈, 而那狂浪扭摆着的娇躯也渐渐地慢了下来媚眼如丝, 嘴角生春额头香汗淋漓,我的大鸡巴狂捣着她肥美的屁眼儿, 她被我干得四肢发软钗横鬓乱,两眼反白,口流香涎, 一股阴精混着淫水从她前面的小穴中冲出滴湿了地毯, 也使她的阴毛浸湿了一大片一泄之后,她晕晕的不省人事, 浪昏了过去浑身又白又嫩的肉体,也趴伏在地毯上面了。 我也再紧插几下后,大鸡巴在她小屁眼儿内抖动个不停, 龟头酥麻精关一松,浓浓的阳精在龟头的跳动下, 射向了她的大肠里。 一会儿后,大鸡巴才软了下来,由她的屁眼中慢慢退了出来, 张伯母苏醒后找了块毛巾帮我拭净又擦了她自己的阴户跟屁眼, 柔声带媚地对我说道: 「亲爹!你好厉害呀!插得小淫妇好爽。 」 说着咬了咬我的嘴唇, 又轻抚了我的脸继续道: 「好在克汉不常在家, 你就常来嘛!女儿就做亲爹你的太太让你插干我的小穴和屁眼, 好吗?」 她才又幽幽地告诉我原来她和克汉的爸爸在一年前离婚了 经过我这一次的使她爽快她死心蹋地的要做我的情妇, 要我常来干她如果怕克汉在家不方便,也可以到宾馆开房间, 费用全部由她支付。 她告诉我她的芳名叫王莉美,以后我俩单独在一起时, 不必叫她张伯母叫她莉美,或是其它什么亲女儿, 小浪穴都可以。 我将她搂紧,命令她将舌尖伸出来,她也温驯地伸出香舌任我吸咬。 热情地吻了一阵之后,服侍我穿衣,又替我煮了一碗甜酒加蛋好补补身体, 我边吃边揉着那令我迷恋的大乳房逗得她吃吃娇笑又吻了我一阵子。 和她告别时,我又轻薄地摸揉了她全身的浪肉和高翘的屁股后才走。 这样我又勾引上了一个骚穴供我随时插干了。